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安然眯着眼,迷迷糊糊的瞧着被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大衣,但那大衣的主人,好像从头到尾都未曾发出过半点声音,安静的像一座雕塑,站在她跟前。

    安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“抱歉,我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安然忽的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下一秒,自己已经被雷子琛打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出于本能的搂住他的脖子,那股子抹茶香味再一次扑鼻而来,这次还有淡淡的烟草味道,安然醉意盎然,轻飘飘问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跟他正面交锋过两次了,她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雷子琛仍旧没开口,只是抱着她大步走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四爷,你去哪里!”

    身后的司正霆还在大呼小叫,而怀里的安然却酒精上脑,白皙的脸庞染了淡淡的粉,苍白的唇被咬的红润,微微翘着,媚眼如丝,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竟抬手拍了拍男人好看的脸蛋,“四爷?这称谓真土……”

    雷子琛的脚步忽的一顿,低头迎上安然的视线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再次对上那黑眸,安然只觉得脑袋发沉,眼皮也越来越重,很快便陷入了黑暗。

    翌日早晨,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,落在半掩在枕头中的娟秀面庞上。

    细碎的光芒入眼,安然似是察觉,卷翘的睫毛闪了几下。

    ——头好疼!

    这是安然醒来的第一个意识。

    她抬手贴在额头上,试图减少那恼人的疼痛,接着才慢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入眼是精致雕花的房顶,中间一盏奢华的水晶吊灯,周围还有很多小的灯孔。

    这和她家的装修完全不同,处处都透着贵气和奢华。

    安然脑袋空了三秒,接着便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环顾四周,惊讶的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她的家!而昨晚的那些片段,也一点点的回到了记忆当中——

    车辆穿梭的十字路口,好心救下她的男人,接着……

    安然抬手狠狠的砸了砸脑袋,可却怎么也想不到跟多,她掀开身上的被子,自己身上的衣服早不是昨晚的长裙,而是一件宽大的白色V领羊毛衫。

    男人的衣服穿在她纤瘦的身体上,勉强盖住了大半的身体,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,睡得蓬松的头发随意的散在肩头。

    安然瞧着镜子里这模样性感眼圈发黑的女人,只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安然,你竟然酒后乱性!”

    她凭感觉也知道此刻的羊毛衫下空无一物,但所幸,下面的还在,安然坐在卫生间里,直到确认自己未被侵犯之后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和那个危险男人竟然在一起了两个晚上,好在这个危险男人还算是个正人君子,没有对她趁人之危。

    她抬头打量着卫生间的布局,不管是厨卫用具还是摆在洗漱台的用品,无疑不显示着这里的主人有多么的尊贵奢侈,看着墙面上镶嵌着的LED屏幕,她知道,这里大概是个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显然,昨晚将她带回来的男人非富即贵,然而他带她回来却没做什么,除了——

    安然站在温水之中,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