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刚刚结婚那会儿,她无意中听说,方家的规矩是,方家的子孙,每个月必须聚在一起吃顿饭,还要留宿在老宅,当时她又怕又觉得期待,偷偷的做了好久准备。

    因为方萍十年前出了意外,从此伤了一双腿,自那之后,就住在方家了。

    她下了班,跑遍了大半个宁海市,最后才选了一床上好的羊绒毯子,又问了保健师许多,最后挑了不少的礼物,大包小包的回家,等到到了该回方家的那天,她还特意提前把工作处理好,早早回家打扮了一番等叶晟唯来接她。

    可那天她等了许多,等到第二天天都亮了,叶晟唯也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可那会儿,她给自己找了借口,她对叶晟唯还抱有希冀,但如今,这些都已经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,听他说要带她回方家,她心头竟没有半分激动,只当是,作为夫妻,她必须去完成的任务,去演的戏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晟唯见安然下楼,便收起手中的报纸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着灰色的西装,衬得身形越发高大挺拔,那狭长的眸光内敛深沉,让他瞧着就是那种透着贵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拿起大衣先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叶晟唯的心情似乎并不好,不过安然也没多想,三年了,她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路过客厅时,她低头看了一眼被他放下的报纸,头条字很大,一下子就撞进了眼里。

    “著名钢琴家方文熙新婚首度演出,恩爱丈夫守场送花。”

    方文熙……

    这个名字,似乎有些熟悉……

    可还没等她想起什么,门口的叶晟唯便已经不耐烦了,“安然!”

    安然收回目光,加快两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子开进了军区大院,停在一栋三层高的房子下头。

    还没下车,叶晟唯忽的从后座上拿出两个礼盒递给安然,“拿着,等会儿就说是你买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安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,伸手接了,“好。”

    可就是她这样好像完全不在意的表情,让叶晟唯忍不住眯着眸子打量她。

    安然今天穿着的仍旧是和平时差不多的衣服,优雅而保守,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,散发着洗发液的清香,她画了点淡妆,没有浓密的眼线和其他,倒越发显得清秀可人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安然见他发呆,便先一步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可没走开两步,手忽的被人握在了掌心里,那是不同于她的,温热。

    她拧着眉头偏过头,瞧见叶晟唯棱角分明的侧脸,似乎是感觉到她的目光,他手中的力道紧了紧,带着她按下门铃,“进去记得喊人。”

    过来开门是个中年妇人,身上还穿着围裙,两手沾着白乎乎的面粉,瞧见叶晟唯,立马就笑着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唯,你可回来啦,萍儿一早就开始念叨了!”

    “恩,香姨,我妈又在楼上上网?”

    叶晟唯拉着安然的手往里走,一边抬起头看了看二楼的书房。

    香姨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递给他,“对呀,你直接上去找她吧。”

    叶晟唯点点头,转头看向安然,“我去一趟二楼,你找个地方坐。”

    叶晟唯一走,安然便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了变,刀子一样的目光落在脸上,安然不得不回头看向香姨。

    “香姨,能帮我找一双换的鞋子吗?”安然无视着她的不友好,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这个家从没给外人准备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