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莫洪文紧抓着那张纸,就像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!

    他疯了一般喊来家里保姆,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纸张上写的,将药材配齐,此时此刻熬药汤根本来不及,好在纸张上还写了一种紧急方法。莫洪文命人将药材磨成了药粉,以水冲之,端到了莫雨菲床前。

    “乖女儿,你再坚持坚持,爸爸这就喂你喝药!”

    莫洪文单手扶起莫雨菲冰冷的身躯,另一只手端起碗,想要把药水送入女儿的嘴里。他的手有些颤抖,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快喝,快喝……”

    莫雨菲的嘴唇紧闭,被莫洪文硬生生掰开了一丝,强行把药水灌了进去,随之紧张地看向心率监测仪。此刻他的脑子一片空白,唯一的念头,就是让女儿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滴……滴……”

    莫洪文死死盯着屏幕,他期待着,希望着,屏幕上能出现一点变化。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检测仪器上心率的显示,并没有丝毫改变,依然在衰变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那是药碗与地面的碰撞之声,也是莫洪文心脏破碎的声音,他心若死灰,无力瘫坐在地上,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。

    难道这样就结束了吗?

    莫洪文忍不住抽泣起来,他手握一方权力,经营的公司名满华夏,资产过百亿,那又如何?依然救不了女儿的命,他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中。

    抢救室变得十分寂静,只有心率监测仪传出的嘀嘀声,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道声音传入了莫洪文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莫洪文身躯猛地颤了下,忍不住抬头。

    然后,他愣住了,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的女儿,正试图从床上坐起来,而心率监测仪上的显示,也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如正常人的心率一样。

    莫洪文激动站起,目光紧盯着女儿,生怕眼前这一瞬间成为虚幻。

    直到他触摸到女儿的手臂,发现不再那么冰冷,而是有了一丝温度的时候,提在嗓子眼的心脏,才慢慢放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莫洪文一把搂住了女儿,虎目里竟有滚烫的泪珠滑落,然后又想到女儿刚苏醒,手忙脚乱地松开,小心翼翼道:“雨菲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莫雨菲攥了攥手臂,发觉自身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恢复,而且腹部暖暖的,感觉很熟悉。三天前的那次昏迷,被叶阳救起时,似乎就是这种感觉,甚至那股暖意比上次还要强烈。

    “爸,我没事,是不是叶先生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没有回来,我给你服了他的药。”

    莫洪文内心流过一丝懊悔,就在前不久,那个扬言可以医治女儿病情的青年,被自己亲手轰出了家门。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最后,却是那个青年的药,救了女儿。

    假如,青年离开的时候没有留下那页纸张呢?

    莫洪文不禁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他差点,亲手把女儿害死了,竟然在周诚和叶阳之间,选择了前者……

    “我可真是蠢到家了!”

    莫洪文更加后悔当时的决定。

    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